16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祸宫 > 章节目录 第33章 略施薄黛
    “可……”慧儿到底还是听取了苏堇漫的说辞,帮着苏堇漫一块收拾妥当、用过朝食之后,便先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昨夜夜半回屋被梅蕊撞见的事情,苏堇漫今日不敢再去朝阳宫,再加上她身上着了风寒,更怕过了病气给凤竹生。只不过今儿早上她却是没法闲着,借着绣花的空当,苏堇漫凑到了梅蕊跟前。

    “梅姐姐,请典执大人将你调去尚服局的事情,可有进展了?”苏堇漫忍着头昏脑涨的感觉,尽职的扮演好一个狗腿的角色。

    梅蕊眼睛倒是挺利索,一眼便瞧出来苏堇漫面色不对,“你是不风邪入体了?可休要沾染到我身上。”边说着身子还往一旁避了避。

    苏堇漫识趣的将身子往后退了些,又道:“妹妹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,妹妹可就指望着姐姐你能飞黄腾达,到时候也能稍稍提点妹妹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净说这些没用的废话。你之前不是说你有一套美容秘方,还有留住男人心的好法子,你倒是说点有用的东西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美容养颜呐,讲究一个以内为主以外为辅,好生调养身子才能有一副好底子,在这幅好底子上施上合适的粉黛便可美得更加不可方物。梅姐姐若是信得过我,不若今日就让妹妹替你梳妆?”苏堇漫嘴上是随意的语气,心底其实并没有太多底气。

    她对于女子的装扮这方面其实称不上在行,不过是仗着自己过去的一些听闻在勉强的自圆其说罢了。对于如何留住男人心,那其中编造的成分便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纳闷了,你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户出身的低贱丫头,怎么懂得这么多?你该不是在哄骗我罢?”梅蕊狐疑的道。

    苏堇漫却是早就想好了借口,“不怪梅姐姐怀疑我,其实我的确是出身低微,只是自小就同一位风尘女子有些接触,所以才……还望姐姐莫要嫌弃,妹妹对姐姐绝无半点不忠。”

    梅蕊面上的狐疑顿时换做了嫌恶,不过嫌恶归嫌恶,她最终还是允了苏堇漫替她梳妆,“谅你也不敢耍什么花样!”

    苏堇漫仔细观察了一番梅蕊的面相,发觉她五官倒是生得很端正,面色也白皙,只是眼睛却总有种无神之感,鼻梁也算不得高挺。苏堇漫回忆起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美妆视频,以及曾经拿自己做实验练习化妆术的过往,心中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一番捯饬下来,苏堇漫已是累得额角上冒出了细汗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我?”梳妆过后,梅蕊望着铜镜中的自己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都快有些认不出自己了,明明还是同样的一张脸,却总觉得有些不同,可她却又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同。环顾四周,看到屋里的宫奴们见到自己时面上或惊讶或羡慕的神色,梅蕊心底越发欢喜。

    忙活了好一阵的苏堇漫却是累得直喘粗气,用着古代化妆品化妆还是有些难度的。幸好这梅蕊化妆技术有够差,明明肤色已经够白皙却还要往面上傅粉,两条眉毛粗且黑,嘴也是画得极红的,硬是将原本过得去的一张脸收拾得难看了许多。

    苏堇漫这次用眉黛替她画了个温婉的柳叶眉,再挑了些眉黛极浅的在鼻梁处画下阴影,以及淡色的眼影加深眼睛的深邃程度,最后薄涂胭脂和唇,一张略施薄黛却又不失灵气的女子面庞就这般现于人前。

    按照影视剧中的套路,想要在后宫里的众多女子的争斗中杀出重围,一张貌美的脸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虽然感了风寒,但也还是要去干活的。宫奴们今日分配到的是去撷芳亭给婕妤高氏移栽梅花的活计,撷芳亭对于苏堇漫来说又是个新鲜的地方,但她一路上都没有心思打量四处的景致,全因为着了风寒头昏沉得厉害。

    之前挨了方姑姑的板子都没让她倒下,没成想一个风寒就让她头晕目眩浑身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慧儿对如今这幅模样的苏堇漫担心得不行,就差直接搀扶着她走路了。只是碍于规矩,她除了偷偷同苏堇漫说几句话、在苏堇漫险些摔倒时扶她一把之外也做不得别的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到了撷芳亭,却是从始至终也没见着那位高婕妤。

    宫奴们井然有序的搬出梅树移栽到撷芳亭中的一方土壤中,唯独苏堇漫一人同个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提不上劲儿。

    “慧儿,你今日去看了竹生,他怎么样了?”趁着没什么人注意,苏堇漫忙向慧儿问出了一直悬在心头的事情。

    慧儿面上却是喜忧参半的模样,倒让苏堇漫看得越发忧心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你没有向石总管求到风寒药?还是竹生他……”苏堇漫几乎不敢往下再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竹生他很好,只是看姐姐你面色这样不好,慧儿真的很担心姐姐。”

    苏堇漫忙继续追问凤竹生的具体情况,慧儿也将自己所见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向苏堇漫说了,只是越说她的面色也变得越发狐疑。

    “竹生他一点儿也不像生了病的样子,整个人都很精神呢,慧儿当时还怀疑昨天是姐姐弄错了呢。只不过慧儿去给他喂羊奶的时候,他的胃口似乎不太好,今日吃的比往常都要少些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啊,明明昨晚还烧得那般厉害,不行,今天我得去看看他。”尽管已经听慧儿这般说了,苏堇漫却还是有些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也不知道是不是慧儿的鼻子有些不对劲,进入朝阳宫的时候,总觉里头似乎有一股淡淡的药味呢。不过这又怎么可能呢,这宫里除了咱们两个可再没人知晓朝阳宫里藏着竹生这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这后头的话,苏堇漫却是因为沉浸在对凤竹生的担忧中而没有安全听入耳中。

    挥着锄头掘土,将梅树根埋入土中,这个过程原本只会劳累到腰和手臂,可苏堇漫却觉得脑袋越发沉重,仿佛身前的人影和梅树都开始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苏堇漫伸手用力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,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,但却是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在失去意识之前,苏堇漫最先听见锄头落地发出的闷响,随后便是慧儿担忧的惊叫。